今天是:
 
站内搜索:
理论学习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理论学习 >> 正文
专业化视域下的教师专业道德建设
发布时间:2015-01-08 浏览次数:

专业化视域下的教师专业道德建设

育人为本,以德为先。教育作为指向使人为“善”的一种社会活动,天然具有道德的属性。教师作为教育者,其行为必须具备道德性质。在教师专业化的时代背景下,教师专业道德不仅是教师专业发展的核心内容与动力支持,更是检验教师是否完成专业化的重要标志。因此,把握教师专业道德的内涵、特征,探寻教师专业道德建设的有效途径,对我国教师专业化具有重要意义。

一、专业化视域下的教师专业道德

(一)教师专业道德的内涵

1966 年,国际劳工组织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关于教师地位的建议》中首次明确教师的专业地位,此后,教师专业化运动于20世纪 60年代末70年代初在西方发达国家逐渐兴起。全球教师教育的发展方向步入实现和提升教师专业发展的轨道。综合各种定义,我们可以认为教师专业道德是教师在从事教育教学这一专业工作时所遵循能体现教师专业特性、教师道德价值以及教师人格品质的道德规范和行为准则。它是教师这个专业共同体的道德标志,包含专业责任、专业精神、专业良心三个基本要素,并贯穿于教师专业活动的全过程、各环节。

(二)教师专业道德的特征

教师专业道德指向的是教师作为一种专门职业的特殊道德要求和准则。在教师不断走向专业化的背景下,一般性的道德要求既不能反映教师职业本身内在特点,亦不能满足教师专业发展的要求。因此,教师的专业特殊性不仅决定了教师专业道德具有不可替性,也决定了其具有更强的示范性与影响的深远性。

1. 教师专业道德的不可替性

教师专业是基于专业道德、专业知识技能和专业自主性的专业领域,具有非常明显的专业独特性。因此,教师道德的不可替性,既由教师职业本身的内在特点所决定,同时也是教师专业化进程的内在需求。第一,教师专业道德不可替性,缘于教师劳动的道德性。教师专业道德作为规范教师专业行为的准则,必然与教师专业行为密切相关,而非游离于专业行为的一种装饰。第二,教师专业道德不可替性,缘于教师劳动关系的复杂性。教师专业道德作为调节这些关系与矛盾的工具,已不再是一般道德在教育行业里的简单演绎与应用,其作用是其他任何一种普通职业道德不可替代的。

2. 教师专业道德的示范性

“教学不仅是一项技术,它更是一项道德的事业,”教师必须具有崇高的道德责任。教师专业道德水平的高低不仅影响着教育教学能否顺利完成,更是教育工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教师的道德水平必须高于其他任何职业、任何人。因此,教师专业道德具有非常明显的示范性。教师个人的范例,对于青年人的心灵,是任何东西都不可能代替的最有用的阳光。就社会而言,教师承担着维护最高道德标准的社会责任。随着教师的专业特性逐渐为人们所认识并加以强调,人们不仅希望教师在其专业领域完成自己的职责和使命,更希望教师专业道德具有引领整个社会“向善”的意义。如今,教师专业道德已不再囿于影响教育领域,实际上,教师专业道德水平已经成为整个社会的道德期待;教师不仅是“育人园丁”,更是整个社会的“道德化身”。

3. 教师专业道德影响的深远性

现代教育生活的不断更新以及教师职业角色的日益多元,对教师的专业发展也提出了更高要求。教师的专业活动不应仅仅是知识传承的过程,更应该是人类至善精神的传扬过程。从某种程度上讲,教师就是整个社会的道德引领者。“国家和人民把儿童托付给教师们,要他们来教育这些年龄上最容易受影响的人,也就是说,把自己的希望和自己的未来完全托付给他们。”因此,教师的专业道德水准不仅从微观上影响受教育者的发展,更从宏观上影响教育事业的兴衰以及整个社会、国家、民族的前途与命运。

二、教师专业道德建设的思考

我们应在激发教师的道德需要的基础上,尊重教师个人正当利益,促使教师奉献精神与功利精神的统一,并通过教师专业道德奖惩机制的建立使教师获得应有的道德回报。舍此,教师专业道德建设将持续处于空泛、乏味和低效之中。

(一)师德内化:激发教师的道德需要

在教师专业道德建设中,道德内化应成为教师专业道德发展的核心。要使教师在精神深处与教师专业道德形成真正意义上的相融,不仅取决于我们所倡导师德观本身是否具有合理性,也取决于教师个体的道德需要。教师专业道德的形成并非仅是“外铄”所致,在很大程度上有赖于行道有“得”(德)。我们应引导教师在知“道”的基础上,不断对“道”的真谛进行体验与领悟,并逐步转化为“乐道”、“好道”的自我修养。确立教师的主体地位,加强其道德意识和道德品质的自我培养、自我磨炼和自我教育,并能促使教师养成道德修养的自觉性,把外在的专业道德要求内化为自我的道德需要,从而实现教师的专业道德从他律向自律升华。教师不再是机械地遵守专业道德的“道德机器人”,而是发自内心地去实现其道德目标。

(二)回归现实:倡导奉献精神与功利精神的统一

如今,道德不再是柏拉图的理念论或黑格尔的绝对精神意义的理性规定,也不是康德的先天行为道德律令,而是更多地容纳情感、本能和激情。教师专业道德的建设需要打破对教师的“神化”,从传统思维中的“理想”回归到“现实”。树立正确的义利观是教师专业道德建设回归现实的首要任务。排斥教师利益的道德本身毫无道德可言。我们要承认教师追求自身利益的合理性,允许他们去正当地追求自身利益,并克服传统教师评价中的“泛道德论”倾向。在教师专业道德的建设中,我们奉行的应是奉献精神与功利精神的统一。一方面,教师实现自我价值及其社会价值的基础与前提是功利。某种意义上的人的社会价值得以实现,先决条件是实现人的自我价值。另一方面,教师的社会价值应充分体现奉献,这也是教师所必须具有的精神。我们应引导教师自觉地超越功利,以奉献来制约和规范功利。教师唯有实现自身的社会价值,其个人自我价值的实现才会真正具有意义。

(三)道德回报:建立师德奖惩机制,保障教师利益

在教师专业道德建设中,我们不仅要加强教师道德与教师利益的内在一致性的理论认识,还必须从现实的角度给予教师道德回报以实现教师的德福一致,如此才能给予教师真正意义上的公正与公平。

所谓教师的道德回报,是组织或个人在评价教师行为动机和效果善恶的基础上,对教师进行的物质、精神的奖励和惩罚。它是以利益为纽带,对教师行为的善恶或其道德品质的高低进行评价和调节。一方面,我们给予守德教师以物质奖励和精神褒扬,使教师的道德行为得到制度保障,激励更多的教师在专业活动中自愿自觉地奉献;另一方面,我们也应给予失德教师以物质处罚和精神贬损——道德惩罚,因为道德的惩罚与道德的褒扬同样重要。

构建教师道德回报机制。首先,建立教师道德回报的评价标准体系。这是保障评价活动能够顺利进行的重要前提,道德回报的评价标准应尽可能具体化且具可操作性。其次,确定多元评价方式。教师道德的评价方式并非一成不变,学生评定、机构评定、教师自评及社会评价都构成教师道德的评价方式,应根据实际情况对各种评价方式进行综合、灵活的运用。再次,建立教师道德回报的保障制度。在教师专业道德建设中,建立道德回报的保障制度是实现教师道德回报的关键。实现扬善罚恶的目的,让失德教师遭受物质利益损失和精神损失,让具有良好专业道德规范的教师能获得现实物质和精神回报,都有赖于制度化的保障措施。另外,完善教师道德回报的反馈制度。这不仅有助于教师加深对道德回报的认识和支持,而且有助于道德回报制度的完善和革新。通过反馈的过程与反馈的结果,教师对道德回报的现实价值有了进一步的理解,并对道德回报产生共识。由此,教师群体对道德回报的实施予以更为广泛的支持,有利于营造扬善弃恶的教师道德的外部环境,激发更多的教师在专业活动中依“道”行事。

(摘自《教育研究》2014年第4期,西南大学教育学部张凌洋、易连云)

 

关闭页面】【页面顶部
本站所有资源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复制,违者必究。

版权所有:嘉应学院教师专业发展中心   
 地址:广东省梅州市梅江区嘉应学院何桥生大楼511     邮编:514015
 电话:0753-2186833                   E-mail:tpdc@jyu.edu.cn